信主蒙恩的见证


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家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当我12岁时,就随从父母受浸,进入真耶稣教会,做一名信徒。我们全家人会接受浸礼的最大原因,就是为了求主拯救我那患疯癫症的老祖母。她原本是一个吃斋念佛的虔诚的佛教徒,可是她并没有因为虔诚拜佛而得到平安;相反地,竟然越拜越不平安,终日疯疯癫癫,自言自语,捶胸哭泣,甚至拔下自己的头发来吃;有一次,竟乘无人看顾时,跳下井去,幸亏被人救了起来,真是可怜!感谢主慈爱的拯救,自她受浸之后,就渐渐好起来了。

因老祖母疯癫蒙主医治,促使李秀珠全家信主。秀珠曾切心祈求圣灵,嫁入未信主家庭后,信仰又冷淡下来并开始生病,后来到教会守安息日,长老执事帮助祷告,病得痊愈。在她的丈夫、儿女身上,更有数不尽的恩典。
——摘录节取自真耶稣教会台湾传教七十周年纪念丛书《蒙恩见证集11》,棕树出版社发行

test-img-lee

1942年,日本占领马来西亚期间,我得到了圣灵,那是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我们在战乱期间,避难到离市区六英里远的胶园里去。有一次,我的外婆来探访我们,她问我有没有求到圣灵?我告诉她,我很想要,但总是求不到。她告诉我说:「我可以帮助你求,从今天起,每晚半夜,我叫你起来祷告求圣灵。」我足足求了两个星期,仍是求不到,我好灰心啊!那天半夜(安息日晚),她又叫我起来求圣灵,我不肯起来,因心里想,祈祷了这么久都求不到,放弃算了。谁知她不让我睡觉,一面大力地拉我起来,一面责备我没有恒心求。那晚我的口是在祈祷,心却在睡觉,并没有迫切求。第二天是安息日,市区里有执事进胶园来守安息。他告诉我们说,圣灵大大做工,有好几位初信主的弟兄,都求到了圣灵。这些话打动了我的心,也火热了我的心。我静静地一个人走入房里,关上房门,迫切地祈祷,求主赐给我圣灵。感谢主,听了我的祈求,不一会,圣灵就大大的感动了我;我握着的双手,忽然很有力地摇动起来,心里好快乐,好快乐。祷告完,我急忙跑出房去,第一个先告诉我的外婆。她说:「早上我们祈祷时,我看见一道闪电似的光,射到你的身上,当时我不知是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早上圣灵已感动你了」真是感谢主。这事经过三个多月,有一天,在做中午祷告时,又蒙主同时赐下宝贵的方言和灵歌。当我在祷告时,忽觉舌头不听指挥,竟说出方言来;不一会,声音又变成长声,竟唱出美妙的灵歌来。当时我心里在想,原来说方言唱灵歌是这样子的。

自从结婚后,因夫家是未信主的,那时在马六甲又无本会教堂可以聚会,信心便逐渐冷淡。 1961年,患上疾病,在中西医手中花了好多医药费,病仍不能痊愈。有一晚,在梦中似有人对我说:「你以为你的病不会痊愈吗?你的病在8月5日号就会痊愈。」第二天,一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去翻看日历,原来8月5日是安息日,也是学校第二学期假期开始的第一天(我们要放假才能出远门)。我想主大概要我去离马六甲59英里远的吉隆坡教会守安息吧!到了那一天,我们全家人都上吉隆坡去聚会,同时蒙长执代祷按手,求主医治我的疾病。感谢主,自那天起,我的疾病就蒙主治好了。

也许是主的安排吧!过了几个星期,一位从外地迁移来此地做工的姊妹周春梅,来舍下找我。她说她已来此地做工一年多了,最近才知道这里也有我们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她打听到了我的地址,就来找我。既然有了两家信徒,我就提议以舍下为聚会的场所,她也同意了。感谢主,我们聚会的人数虽然不多,从此总算有一个聚会的地方了。

现在我再把家人得主保佑的经过叙述于后。当我的三女4岁,四男3岁时,有一天,他们的大哥要到马路对面同学家去玩,但他却不知道两姊弟跟在后面。过马路时,他们不懂得要看清楚有没有车子,而两人手拉着手,直走过去。这时有一辆汽车疾驶过来,看见路上突然出现了两个小孩子,便急忙煞车。那煞车声好响好长,我在屋里都听得到。因为我家距大马路只有四、五间屋子远。我只听见煞车声,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住在路边咖啡店的一位少东,跑来告诉我们说:「你们不要让小孩自己过马路,刚才一辆汽车,只差一点点就撞到你家两个孩子了。我的大嫂看到,脚都软了下去,口里连声说:『完了!完了!』」我们急忙跑出去看,只见他们姊弟俩,吓得脸唇苍白地站在对面马路边。如果不是真神的保佑,焉能如此侥幸?

我家还有许多蒙恩见证,难以言尽。主恩浩大,不敢隐瞒,如今见证其中一部分,将荣耀归给真神。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