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信主的经过


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姓郑名朝渠,是个独子,一九八一年三十三岁。家住马来西亚、瓜拉庇月劳麻路,属马口教会之信徒。我家原是个虔诚的佛教家庭,父亲又精通通胜(农民历),受委为庙宇的董事,大家通称他为【半仙】,在宗教崇拜的事上,备受敬重。然而我本身对于神鬼之谈,却是不甚相信。至于基督教,于我更是免谈。我总认为它根本就没有什么神迹奇事可言(因基督教徒就没有表演过度火坑、爬刀山等奇事),医病赶鬼更近似神话与无稽之谈!反而更觉得基督教乃是不行孝道的洋教(因彼等多不敬拜祖先);简直一无是处,并不值得我们堂堂的中华儿女所当信仰的! (以上乃是我信主前的一些肤浅与幼稚的想法。)

郑朝渠,从小生长在虔诚的佛教家庭,因为对基督教不正确的认知,让他对基督教非常排斥。然而主的爱开始临到他,神奇妙的作为打动了他的心,因为十二指肠溃疡症蒙神医治,让他决定接受这份信仰,神也亲自感动父母的心,医治母亲多年的旧疾、全家共享主的恩、主的爱。
——郑安德烈长老(八打灵再也教会)

Testimonies – 002 – Eld. Andrew Tee (1)

内子(柯瑞清姊妹)婚前已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婚后,她不厌其烦地向我见证本会和其他教会不同的许多事实──如:有许多的神迹奇事并圣灵的同在等……。当时我不但不信,还讥诮她,并认为这全是她的教会(本会)虚构与荒谬的故事而已!但感谢主奇妙与丰盛的恩典,让我这个顽悖几乎不可教的罪人亲眼看到,亲手摸到,且亲身体验到祂大能的作为与无穷之浩变。

当时我是一名鱼贩,在市场卖鱼。因嗜赌成性,时常通宵达旦聚赌。长年累月下来,连自己患了胃溃疡都不知道,依旧流连于赌场。由于长期睡眠不足,胃酸过多,是故某次在赌场上厕所时,因胃大量出血,险些昏倒在赌场,那时的我尚不知自己已严重贫血。小镇的医生误诊为拉肚子,告诉我喝咖啡就可以了。岂知当天返家如厕时又昏倒了,太太惊觉马桶里全是血膏状的东西,连夜送往八打灵市的医务所。医生竟然诊断说是痔疮发炎,并给了我许多药物服食。服食之后,到了岳父家,不但未能替我止血,还排出了一次瘀血而晕倒过去。于此危急关头,岳父母全家(都是本会信徒)就同心合意的跪下,迫切的为我祷告,祈求主耶稣施恩救我!奇妙得很,在祷告过后,我的泄血竟然立时止住了,而我也苏醒过来了!事后听太太讲述,当时的我脸色发白,舌头甚至从嘴巴吐出,模样挺吓人!

当我苏醒以后,我的岳母马上向我传福音,说相信耶稣必得平安。当下的我因为深受疾病的折磨以致痛苦难当,便承诺说:“假如主耶稣医治我,那么我就相信祂”。

次晚,适逢八打灵教会在设立教会前有最后一次的家聚,正好在我岳父家举办,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参加聚会。当天由加影教会的林提多老执事证道和布道。当晚在岳父母及内人的邀请下,林执事为我按手。祷告以后,林执事和我谈论真理,无奈当时候的我依然听不进去,对于当时候的布道内容,至今只记得两个字:亚当。当时候很奇妙的是,下楼聚会之前我还需要两个人搀扶着下去,但是在接受按手祷告以后,我感觉身体舒服多了,并且还有精神可以看完一整份报纸以后自行上楼休息。感谢主的丰恩与大爱,那一夜我觉得舒服了许多,且能恬静地安眠。

Testimonies – 002 – Eld. Andrew Tee (1)

次日用早餐时,家人们在谈论著宗教问题。内子的妹夫(卫理会信徒)和二嫂(佛教徒)讨论时说,基督教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诋毁别的宗教。诸如:佛教之敬拜偶像者就拜魔鬼;信耶稣教的人才是神的儿女,不信的人便是世俗、外邦人等等……。当时,由于我毫无道理根基,也附和着他们。怎知讨论完毕,我的病又再次发作!这大概就是神的提醒和警告吧!这一次,我心里慌了,便要求岳父把我送去本地著名的同善医院,让专科医生替我检查。经诊断后,主治医师说是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症,并说若是泄血仍然不止,便须立刻进行开刀手术,以策安全。岳父母及内人听后,便暗地里同心为我祷告,求主赐我生命平安。当天,院方没有给予任何药物服食,只替我作退热,输水及添血等事。数日后,主治医师再次替我照了一张X光片。该片显示我的十二指肠头处所生的大疮已经枯缩了,裂口也干结了!真是哈利路亚,感谢主!祂终于垂听了岳父母家人及内人的祷告,让我免去开刀之苦与泄血过多的危险。这事连主治医师也觉得奇怪,百思仍不得其解!迄今我的病已痊愈了三十九年,再无发作的现象,而医生也证明痊愈无疑了。根据一些医生的诊断,患上十二指肠溃疡或是胃溃疡病症的患者一般会在五至七年之内再次发作,很难会有根治的情况出现。但是,因着主耶稣所赐给我的平安,我的十二指肠溃疡症迄今再无发作的现象。

在大病痊愈之后,我就有了受洗的念头,这并不是为了敷衍我的内人和岳父母,其实也是想要实践本身所作出的承诺:“若得平安则受洗信主”。我在接受洗礼前先致电给父母亲,告知我将要受洗。岂知母亲听后勃然大怒,还断言如果我去信耶稣,就要和我脱离母子关系。由于我是家中的独生子,所以我的父母亲觉得如果我信了耶稣,他们就会失去一个儿子,以后等他们百年之后就没有人拿香祭拜他们了,故此才坚决反对我信耶稣。我看他们的反应那么激烈,就不敢接受洗礼。回到家里,我的母亲和太太吵了一顿,她怪罪于我的太太从中作梗,我才会有这样大的转变。我为了息事宁人,要阻止婆媳之间的争吵,便假装说:“大家都不必各持己见,干脆大家一起去信天公教好了!”。她们两人听了之后便不再作声了。当天晚上,我因为大病初愈,再加上似乎又感染到风寒,所以睡不着觉。另一边,我的母亲亦因为自己身上的病痛而一直呻吟,无法入眠。我的母亲从我呱呱坠地到那时已患有30年的咳嗽,同时也深受风湿病之苦,需要站立一分钟才能开始走动,并且还患了一种病,就是吃了东西却没有饱足感的病。我的母亲拜访了许多医生,亦到处求神问佛却仍然求助无果。

次日清晨,我即向妈妈作见证,告诉她真耶稣教会不同于一般教会,它有医病赶鬼的权柄,且有圣灵同在,还斗胆地邀请妈妈一起来信主。因为在我们的家乡那里从来没有听说过基督教教会里面有神迹奇事或者病痛得医治的见证,但是真耶稣教会里面有这样的神迹奇事,故此我才向母亲述说,让她知道真耶稣教会是有神的圣灵同在的地方。我甚至向我的母亲提出建议,让她到教会去向神求医治,让她身上的各种疾病得着痊愈。在我一番劝说之后,我的母亲终于同意让我信耶稣,并接受大水洗。

在我受洗的那一天,我的母亲跟着我们到教会去观礼。在洗礼、洗脚礼以及圣餐礼结束之后的祷告中,我的母亲就自发性地走到讲台前跪下祷告。她以一口福建话向主耶稣祷告说,如果主耶稣爱她的话,请主耶稣医治她身上的各种疾病,让她得着痊愈,那么她就会相信主耶稣。在她的祷告中,她深受圣灵的感动,不断地流眼泪。在祷告之后的隔天,奇妙的事发生了!我母亲身上的各种疾病都好了!三十年的咳嗽好起来了、风湿痛也好了、像饿鬼吃不饱的病也好了。那时候,我的母亲就跟我说,耶稣是真神!在那以后,她便履行了她的诺言,相信了耶稣,并接受了本会的大水洗。

以上就是我和我的母亲信主的经过。至于我父亲的蒙恩见证,下次有机会再分享。一切荣耀归于主,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