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管生命的神


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要见证关于神的恩典临到我和祂如何给回我生命的见证。以往当我听到他人的见证时,我总是抱着听故事的心态来看待,此事以后我才真正知道作见证的意义。

原本轻松愉快的旅游,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而笼罩在紧张慌乱的氛围当中。看着儿子因乘搭香蕉船出意外而奄奄一息的模样,父母亲的心里焦虑不已,不顾周围人的眼光,两夫妻马上祷告祈求神帮助他们救回儿子一命。蒙神的怜悯与大爱,儿子活过来了。自此,刘柏祥弟兄谨守圣安息日的敬拜,不敢有一丝懈怠。
——刘柏祥弟兄

Testimonies – 003 – Bro Micky Lew

这一则见证是发生在2009年,我们全家结伴到曼谷和巴提雅旅游的时候。当我们结束了三天的曼谷之旅后,我们即前往巴提雅,当地的气候非常好。我们在海边看见许多游客在进行水上游戏乘坐香蕉船。当船靠岸时,我们家的孩子也要求去乘搭香蕉船;这个游戏的玩法是:有两艘快艇拉着一艘香蕉船驶出离岸大约 5至6公里远的海中央,然后会来个突然的大转弯,香蕉船会因此而倾覆,船上的乘客会被大 力的抛出去再掉进海里;当时,我的儿子(刘约威弟兄)就在其中。说时迟,那时快,当我的儿子被抛出去时,他的脚筋就抽痉了,他用尽力气让自己浮在海面上,想尽办法想要去抓住香蕉船,但是香蕉船是塑料制成的,在水里显得非常的滑溜,很难抓得稳;我的儿子又不识水性,不懂得游泳,因此他大概挣扎了一分钟左右,有人从后面给他抓了一把,把他从水里拉了上来,当他被送回船上时,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但那时候的他已经喝了好多的海水,不久之后,他就失去知觉了。当船返回到浅滩之后,许多人尝试唤醒他;事件的发生时我并不在现场,是我女儿事后将事情前后告诉我的。

乘搭一趟的香蕉船大约需时二十分钟;我在岸边却等了约莫三十分钟,仍还不见孩子的踪影,这让我感到非常的焦急。我感到非常的不适和担心,心里在猜想是否会发生意外呢?这让我开始觉得晕眩。放 眼看去,大约在二十尺以外的另一岸边聚集了好多人,我立刻跑过去看个究竟,我女儿见到我,即刻叫我去救哥哥。那里有很多人(大约二、 三十人),但却没有半个人愿意去救我的孩子;我涉水而行,踏着足有四尺深的海水,使劲地将我那重一百九十磅,身材五尺十一寸高的儿子从浅滩拉回岸上。

Testimonies – 003 – Bro Micky Lew

我摊开双腿坐在岸上,让儿子的背靠在我的大腿上。那时候,他的脸色苍白、瞳孔开始翻白,整个身体开始冰冷了。我用手指探探他的鼻息,发现他已经停止呼吸了;当时的我已经不知所措,只是不停的叫唤着他的名字。后来我喊了一声『哈利路亚』!我太太急忙走过来,发现事态严重;尽管那时周围有很多人,她不顾一切在我身后跪下开始祷告,我也不断的喊着『哈利路亚』,就在我第三次喊『哈利路亚』时, 我开始讲灵言。当时,我深深地知道我是在和神沟通着,我向神祷告,求神救回我儿子宝贵的生命。我清楚地知道我已经失去儿子了,我更清楚知道当时的我在求神救回我儿子宝贵的生命。

当我们从当地的医务处出来时,即到附近的咖啡店喝些温开水。我太太尝试用手指伸入儿子的喉咙,帮助他吐出所吞入的海水;儿子吐出了大约三至四公升的海水;分三次吐出来。朋友告诉我说:『若是海水留在体内,人就不可能会苏醒,通常是吐出了海水,人才有可能会苏醒过来。』这让我更知道神已经将我儿子救回来了。

事实上,尽管你有再多的朋友、再多的金钱,也无法换回孩子的生命。经由这一件事情的发生,我深深地体会到神对我们的爱,从那个时刻起,我要求自己一定要守安息日。很奇妙的,每到星期六,就会有一把声音告诉我说:『是安息日,要到教会去聚会了。』我有信、望和爱,因为有神与我同在。神藉着救回我儿子的性命给了我信心。

愿一切荣耀归给神。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