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信主的经过


利路亚!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作见证。我是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加影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兹将我们一家信主的经过见证如下,荣耀主名。

张爱祥的祖母无法分辨教会的真假,但在两位执事热心引领之下,祖母逐渐明白真道,也带着孙子一同接受洗礼。爱祥的弟弟曾经昏倒、不省人事,在母亲与弟兄姐妹流泪祷告中苏醒;母亲因为将两个女儿嫁给未信主之人,生病多年无法康复;爱祥也因远离神而受到管教……

我祖母叫做黄盘,原是一个非常热心敬拜偶像的人。我父亲在信主前,是无神论者。因为外祖母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所以母亲自小就已经受洗归真。母亲虽然和父亲结婚,但她始终敬拜真神,而不随从祖母去拜偶像。

1956年,感谢真神的美意安排,祖母和父亲顺了母亲的意思,全家迁居到锡米山新村来。这里有真耶稣教会。

d4388de2-6e3f-4719-880a-14990888a698

我们租用的房子,正和外祖父家同一条路上,只相隔三间屋子。我们的左邻有一位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叫做刘亚娘。外祖父的左邻赖家,也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自此以后,母亲每逢安息日都到教会聚会,并带领我们兄弟姊妹一起去。教会的信徒也常和我们家来往,并常向祖母见证真理。我姨母也常劝祖母要信耶稣,并告诉她天地间只有一位主宰,就是耶稣基督,信靠祂的人,今生必得平安,来世必进入永生。

一天,寄居左邻的刘亚娘被主召回天国。出殡那天,母亲和祖母都去送殡,是葬在吉隆坡蕉赖路四英里的基督教坟场。祖母说:「这里的坟场实在太好了,以后我死了,也要葬在这边。」母亲回答她说:「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埋在这坟场的,必须要信耶稣的人才可以。」祖母说:「那么,我也要信耶稣!」那时候,外教会的礼拜堂有2名英籍女传道,常常沿门传道。祖母因为不明白真理,也不知道教会有真假之分,所以听了她们的见证,就去她们的礼拜堂聚会了。母亲便对祖母说:「真耶稣教会有圣灵和神迹奇事,所传的又符合圣经。您若要信耶稣,就要到真耶稣教会来,将来才能被接到天国去。」

之后,每逢安息日,母亲就邀祖母一同到真教会听道,但礼拜天她依然到外教会去作礼拜。母亲和姨母只好多为祖母代祷,求主的灵亲自引领她,打开她的心窍,使她能领悟真理。那时候,吉隆坡教会常常派两位执事来协助圣工。他们对信徒非常温和可蔼,对年老者更是热忱见证真理。散会后,还要开车送信徒回家。祖母深受感动,便开始追求真理了。以后每逢安息日,两位执事都提早来到我家接祖母到教会去聚会。经过两三个月的听道,祖母才辨出真假教会的差别来,而决心不再到外教会了。不但如此,她还自动要求受洗,又答应她的孙子都可以与受洗。感谢神的大恩典拣选了我们,使祖母和我的兄弟姊妹一共七人,同时受洗,归入主的名下。祖母受洗后,每天迫切祷告,一天3次,从不间断。 1960年,蒙主接回天国安息,许多同灵说祖母好福气。

63114749-14ee-48cb-bbe6-df18dd1b105d

自信主后,在我们兄弟姊妹当中,大姐是第一个求得圣灵的,而且是得圣灵恩赐最多的一个。1961年,当母亲生五弟尚未满月的时候,四弟竟出麻疹,大发高烧,以致整个人突然昏了过去,而且双眼翻白,像停止了呼吸,吓得母亲直喊弟弟的名字。左邻右舍的人,听了母亲的喊声,也跑来看个究竟,并且为弟弟擦驱风油,擦姜,想把弟弟救醒过来,可是都不见效。大姐见此情形,立刻提醒母亲,又叫我们跪下祷告,求真神显大能医治。母亲就与我们跪下,一齐流泪祷告。感谢真神的恩典,当我们大家迫切祷告的时候,突闻弟弟「哇」的一声大哭,我们站起身来看看弟弟,只见弟弟在外祖母的怀抱中直哭,且又吐出许多大块的青痰来。邻居们都感到惊奇的说:「你们的耶稣真是又灵又活的神!」现在四弟已经长得人高马大,学业成绩一向很好,感谢主耶稣。

1964、65年,大姐和二姐相继结了婚,很遗憾的是,她们都嫁给外邦人。那个时候,因为缺了2位姐姐的收入,经济上相当困苦,母亲又患了多年的心脏病,身体很虚弱,医生屡次嘱咐不许操劳、操心,要好好的休养。我和二弟及两个妹妹都尚在求学中,一切都得靠母亲照料,父亲在他乡工作,一个礼拜才回家一次,无法照料母亲,母亲的病便越来越严重。我和最大的妹妹只好中途辍学,我出来社会找一份工作,分担家庭的生计;妹妹则留在家里操家事,并照顾母亲,以便让其他2个弟妹能继续读书。母亲几次病入膏肓,我们兄弟姐妹,唯有每天恳求主耶稣医治她,并请执事和同灵到舍下为母亲代祷。吉隆坡教会的几位执事,每个月的第二个礼拜日,都到加影来探访,并到我家为母亲按手祷告,一连好几月。一次,彼得执事他们到来,​​见母亲的病尚未痊愈,心里甚是忧愁。祷告毕,彼得执事随即对母亲说:「对了!你有一个大过错,就是你把两个女儿都嫁给外邦人。虽然在结婚前,你和女儿曾向你的女婿传福音,并劝他们受洗归主。但时至今日,他们不但不信主,还要逼迫你的女儿,不允许她们到教会。你这错误,要向真神认罪」。母亲深觉这真是大错,便向神认罪,求祂赦免。这样,她的病才逐渐好转。

父亲在未信主前,常声称他是无神论者。他认为人只要多行善事,不做亏心害人的事就好了。但圣经明明告诉我们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因他的善行在神面前被称义,唯有相信主耶稣,并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被称为义。故此,我们常向父亲见证基督的救恩,也常为他代祷。彼得执事每月到加影访问时,也都来向父传福音。但父亲很不高兴,当执事走了之后,往往把我们责骂一顿,又说他自己并不是一个毫无知识的人。 1969年,某安息日的傍晚,父亲从吉隆坡回来,母亲便烧饭给父亲吃。突然,母亲肚子又痛、又泻,周身发冷,病得相当严重。她便卧在床上不停的流泪祷告,求主不要这么快接她回去,因为子女还小。父亲见母亲病得如此厉害,便吩咐我们跪下来为她代祷。母亲便要求父亲说:「为我的缘故,请你和孩子一起跪下来为我代祷吧!」

父亲看见这情形,只好答应与我们跪下来为母亲代祷。这是父亲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祷告。教会的同灵知道了,也一起来代祷。感谢主的恩典,这次保留了母亲的生命,并使心里顽硬的父亲竟愿意谦卑的跪下来向神祷告。以后母亲的病便好了。

1970年年底,星马灵恩大会刚好在吉隆坡举开,母亲便邀父亲一起赴会,而父亲也很乐意地请假去参加。灵恩会的第三天,母亲对父亲说:「你还迟延什么?还不赶快悔改受洗么?」经母亲这一问,父亲便决心报名受洗了。感谢神,主的羊终于回到主的怀里了。

我为了工作,自1970年,便离开了家乡,来到柔佛州。因为柔佛州这里没有教会,很久没有听道,所以从1972年起,我的灵性便逐渐软弱下去了。于是,神的管教便临到我身上。 1973年5月,我竟患了「疟疾」,非常可怕。起初我只靠药物,一边看病,一边工作。半个月后,病情越来越严重,忽冷忽热,头痛欲裂,直到不能忍受,才向公司请假回家。回到家里,家人和教会的同灵,每天为我代祷,我自己也迫切祷告。然而,主耶稣并没有一下子就治好我的病。那时,我才检讨几年来自己言行上的过错,得罪了神,并疏懒祷告,远离神。我便跪在神的面前,切实悔改,求神怜悯我,医治我。感谢神的慈悲,当我如此痛悔之后,病就逐渐好了。 7月底,我便回去公司工作。感谢神的恩典,当我信心冷淡,与祂疏远的时候,祂竟借着疾病来管教我,又医治我,使我能及时醒悟,而不致沉沦。

但愿主内的青年同灵,都能在主内选择配偶。因为夫妇有同一种信仰,家庭才有幸福。如果一方信主,另一方不信主,自己的信仰便难以保住,生活也很难协调的。再者,远离教会往外地去谋生的同灵,愿你们多多祷告,亲近神。因为我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要寻找可以吞吃的人(彼得前书五章8节)。也愿你们常常记念主耶稣的恩典,找机会报答祂的爱。阿们。

—摘录自真耶稣教会台湾传教七十週年纪念丛书《蒙恩见证集12》,棕树出版社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