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的恩典够我用 — 我是如何来到真耶稣教会


利路亚,奉主耶稣基督圣名作见证。

在我认识真耶稣教会之前,我是一位自由思想者,而我的父母辈则是敬拜偶像的。 虽然我曾多次被朋友,甚至是街上的陌生人来游说我归入基督教,但是对于基督教为什么会分成那么多教派,却始终没有人能给我一个有信服力的答案。所以最终,我也没有再去寻找真相。虽然我知道神的存在,但祂并不是我的优先考量。在上学时期,学业和成绩才是我最优先注重的事情……

我没有一个美好的童年,童年与我而言不过是个挣扎的过程罢了。我以前常常祈求神——无论祂是谁——求祂让我能赶快长大,能够自立,并且给我一份工作。祂应允了我所有的请愿,甚至还多加给了一样东西给我。祂赐给了我在艺术方面的天分。当我发现了自己的艺术天分后,我就报读了一间艺术学院,毕业以后也很快地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这份工作的薪资不高,但我接受这是学习道路上的一个必经阶段。我尽最大的努力从这个广告公司里的每个人身上去学习。

 

当我觉得是时候该往前发展了,我就在新加坡的一间设计公司里找到了工作。接下来的很多年中,我都在新加坡的好几间设计公司里任职过。我成为了一个工作狂,也不大关心自己的健康。可以说,我把自己全身投入到工作当中了。赚取更多的钱是我的首要目标。有了钱,我才会有经济上的保障与稳定。在那段时间里,我忽略了自己的身心健康,我已经迷失了自我。就在那时,我被诊断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这是一个攻击自身免疫系统的自体免疫疾病。这个疾病并没有治愈的方法,只能通过服用类固醇来去压制它。每个早上我都得在挣扎中起床。我通常要花大概三十分钟才能挪动我的肢体。我必须靠意志力来去支撑自己起床。

 

在2015年,因母亲需要我的缘故,我回到马来西亚定居。她因为跌倒而导致行动受限。当一名全职的看护并不容易。过程中有许多高低起伏,我必须要付出很大的忍耐和坚持。沮丧的时候,我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唯有在夜里放任自己哭泣以发泄情绪。看见至亲受苦是件极其难受的事。更加加重我的负担的是,马来西亚的风湿病专科医生诊断出我患上另一个自体免疫疾病,名为系统性红斑狼疮症 (SLE)。

 

当我母亲再一次跌倒后,我所剩下能够照顾她的宝贵时间就更加少了。在住院大约两个月后,母亲就离世了。

WhatsApp Image 2019-05-03 at 9.17.01 AM

在我还在照顾已故的母亲时,那时我已经开始感觉背部疼痛。回想起来,我当时的力量一定是从神而来。祂满有怜悯,让我有能力忍耐我的背痛,直到我母亲的葬礼结束。

在那以后,我的疼痛越来越严重,迫使我不得不到一所中心去接受整体治疗。我做了一次核磁共振成像(MRI),发现有三个椎间盘突出。我痛得十分厉害,甚至连坐下与行走都很困难。我所能做的只有睡觉和仰卧。就是在这所中心里,我遇到了当时虽已病重,却反过来很关心我身心健康的已故秀萍姐妹。她看见我的痛楚,就教我如何向主耶稣祷告,祈求祂把我的疼痛除去。我告诉她我不懂得如何祷告,但她仍旧每一天都来探望我,为我代祷,并耐心地教我如何祷告。

通过已故秀萍姐妹,我认识了桂琳姐妹。她常常在教课结束后便到中心来探望我。她会带来一些小册子和英文《吗哪》刊物供我阅读。她也跟我讲解耶稣基督是谁、祂对世人的救恩,以及真耶稣教会的背景。每个星期日,郑长老、黄保罗执事、曼萍姐妹和其他八打灵真耶稣教会的姐妹们都会来探望我,并且为我祷告。

 

因为这两位姐妹的关怀与爱心,我开始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向主耶稣祷告。我常因此事祈求祂的饶恕,也希望祂能明白我的祷告。就是在这个时候,神开始训练我,并让我看见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由于我的驾驶执照将要到期,我必须去办临更新手续。我是一个比较倔强的人,加上一直以来我都坚信着要自我依靠,所以想说只要吃了两颗止痛药,我就可以自己驾驶到陆路交通局的交通部门去更新驾驶执照。但我错了。神只让我驾驶了大约两公里的 距离,我便开始痛得直冒冷汗,还差点晕厥。我只能把车再开稍微远一点到达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神没有离弃我,祂差派了一位好撒玛利亚人来帮我把车驾驶回中心。最后,桂琳姐妹帮我更新了我的驾驶执照。

在中心里的六个星期后,我的疼痛越发严重。见此情形,已故的秀萍姐妹建议我去咨询一位脊椎矫正师。我本来已预约了星期日去见一位脊椎矫正师,但神却让我把它改为星期六。见了脊椎矫正师后,他告知我必须接受一项紧急手术来治疗我的问题,因为我那三个突出的椎间盘中,其中有一个已经裂开了。他把我的病例传送给一位脊椎外科医生,让我在同一天里接受了手术。手术顺利完成,我也可以走路与坐下了。现在读了圣经以后,我才发现原来主耶稣在安息日医治了我。就像在新约圣经中记载的,耶稣在安息日里医治了许多人一样。我要向每一位当天为我代祷的同灵们致谢。借着你们祷告的力量,神垂听了你们的祷告。赞美主!

 

在中心里住了八个星期以后,我终于可以离开了。当我的情况好转后,我就决定要成为一位基督徒,并且要加入真耶稣教会。我加入真耶稣教会的原因,第一是因为它不属于任何教派;第二则是因为信徒所传的都是圣经的真道。

有一天,我想要选一个日子把我母亲的偶像运送到庙堂里去。但当我想着这件事时,我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并发起了高烧。之后,我才被告知我不应该自己去处理除偶像的事。执事和传道会负责处理。那天晚上在我睡觉的当儿,我感觉到有一双白色、柔和而信实的手将我托起来。我无法看清他的脸,因为他的脸是发光和洁白的,但我能感受到一双白色且温柔的翅膀在拍打着。当他把我提到房子的天花板时,天花板就被三片浮着的灰布代替了。当我被提到最顶端后,这双手就轻柔地把我放回床上。次日早上醒来,我感觉我的烧退了。但到了晚上,我又再次发高烧,只好住院。

 

住院的第二天,我的白细胞计数已跌至1.3,也就是说我的身体免疫系统已受损。感谢神,医生很快地采取措施把我送入隔离病房。我问医生他们能做什么,他们说要等另一所医院的专科医生给予意见。在这期间,我只能服用一些药物。

当时我突然有个念头,觉得我可能撑不过那个晚上了!我赶紧给我兄弟写下一些重要的事项,也给一些朋友传了简讯,请求他们的原谅。之后,我便向主耶稣基督祷告。当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花了好多个小时与祂说话。我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孩一样与耶稣谈话。我跟他说,“我要当一个基督徒。但是我都还没有读圣经,也没有去教会,我怎么能就这样死呢?怎么办啊?耶稣,我就要死了!这样的话我怎么能成为你的孩子,到你的天国去见你呢?怎么能在你的花园里散步呢?我是不是已经太迟了?我并不怕死,可是我还没有受洗,我要怎么成为一位基督徒呢?你愿意为我通融一次吗?我答应你,我会做一个好学生。我会听从和跟随你所教导的一切。只求你让我能在你门外坐下,每个傍晚你出来教导我福音,好让我能明白你的话语。你愿意吗?主耶稣,你愿意吗?”乞求再乞求⋯⋯ 过了一会我似乎睡着了。

 

次日早上醒来,我并没有死去!好吧,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之后,医生抽了我更多的血液去做检验。我的白细胞计数持续上升,并且在第四天给我输了一包血后,我就出院了。我大大地感谢神,感谢祂赐予我的怜悯和爱。

 

在2017年11月28日,来自巴生真耶稣教会的辜拿但业执事在我家中给我上了第一堂慕道班。何西亚传道在那之后也给我上了几堂课。巴生教会和博大宁教会的弟兄姐妹也到来协助我进行慕道班。神确实垂听了我的祷告。祂差派祂的长执和同灵到我家来教导我祂的福音。赞美主!

在2017年12月9日,我第一次参加教会的聚会。所有八打灵真耶稣教会的同灵都很热情地接待我。我感觉像是回到家中。我感谢主因祂把我领回了家。

 

接下来每个星期六,即安息日,我都到教会来参加由黄保罗执事带领的早上圣经查考班,接着参加上午和下午的聚会。之后,我也开始参加星期日的聚会和圣经查考班。

 

上完了全部慕道班的课程后,我于2018年2月3日在雪兰莪州黑风洞的拉贡山接受了浸礼。那一天与我而言是个喜乐的日子!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来见证我受洗,并给予支持。因为他们,我深受感动,并㛑感觉到自己是蒙福的。施行浸礼的地点很幽静。当天的天气很美好,光线也很柔美。

 

当受洗的人一个接一个到河水中接受浸礼时,同灵们在背后唱着赞美诗。我是第四位接受洗礼的人。当我去到施洗的位置时,我跪下,合起双手,开始向主耶稣祷告求祂赦免我的罪。当郑长老喊出“奉耶稣基督圣名”时,我的头和上半身完全被浸入水中。虽然浸入水中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我却感觉到那个过程是漫长的。我感觉到那是与神同在的时刻。我感到很开心、喜乐和轻松,感觉自己得到更新。

 

那天下午,我接受了洗脚礼,并且第一次领受圣餐礼。之后,同灵们都称呼我为‘姐妹’。感谢主耶稣把我带回祂的羊圈里,让我成为祂的儿女,一位基督徒。

 

在那之后的星期一,我约见了我的风湿专科医生,为我分别患了17年和3年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与红斑狼疮症的慢性疾病进行复诊。当我在医生的诊疗室里,出乎意料地,我却被告知说我没有这两个病症。反之,我只是被诊断患有干燥综合症(另一种自体免疫疾病)和白细胞减少症。听见这个好消息,我真的好开心啊!我当下马上在心里感谢主。当我在车上时,我忍不住喜极而泣,感谢神所赐的怜悯与恩典。

 

在2018年2月16日的上午聚会祷告时,我感觉到我的双手在震动。2018年3月4日,在我们小组晚间的祷告会中,我领受了神所应许的圣灵。那时和我受洗的日子正好相隔了三十天。一开始,我的心中充满了“敬畏神”和“爱神”的念头,然后有一束光从我的心中涌出,流向身体的各个部位。它是很快的,然后我的舌头就开始跳动。我很难清楚地念出“哈利路亚”这几个字。我以为是我累了或是懒惰了,所以就尝试更清楚地去念。然而我的舌头却继续跳动。这时我想起一位姐妹曾跟我说,当面临焦虑的时候要放松。因此当下,我就任由我的舌头继续跳动。

 

在那个星期里,我有一些不同的体验。在一个祷告中,我感到很忧伤而哭泣。我把这些体验告诉黄保罗执事。在那之后的安息日下午的聚会里,长执们确认了我已经领受圣灵。我很喜乐,因为圣灵是从神而来,是祂所应许要赐给那凡有信心,并且愿意在祂面前谦卑自己的信徒的。我相信只要你对神完全地交托与顺服,那么平安和喜乐就会临到我们所有人的身上。

 

在结束前,我想说的是,因着信,我去到那所中心,并遇见了已故的秀萍姐妹。我要感谢主,因祂让我体验和见证到祂在我身上显现的所有教导、训练、指引、能力、勇气、神迹和医治。主啊,感谢你那神圣的爱和怜悯。赞美主,因祂“奇异的恩典”和“祂关怀我需求”。

 

我也向真耶稣教会、长执们和所有在这段亲近主的道路上帮助过我的同灵们致谢。赞美主!

哈利路亚!阿门。


以马内利,
官伟仪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