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寻求的必寻见(上)


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後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自我,就必寻见。』(耶廿九11-13)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在此与各位分享我信主之经历。 

 

虽害怕,却又深感兴趣

 

我从小生长在传统信仰的家庭里,我的家人们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我对基督徒亦有排斥感,因为我觉得他们时常在批评其他宗教。即便如此,我还是有数位基督教的朋友,其中有两位是来自真耶稣教会的信徒。 

 

我初次到真耶稣教会是在我的中学朋友Alice的邀请之下,於2000年参加假沙巴伊罗布拉教会所举办的布道会。当年是和数位朋友一起赴会。他们的祷告让我们感到不知所措,同时亦有点恐惧感。

 

虽然是如斯地令人“惊慌失措”,但我深信他们所领受的是真实的灵,因为Alice亦领受同样的灵,而她的举止并无任何不可理喻或可疑之处。她时常都给予我符合逻辑的忠告,亦是我能分享心事的知己之一。故此,我决定翌日再次赴约,同时亦邀请另一位朋友随行,我想亲眼再目睹他们祷告的方式。虽然我有一丝恐惧感,但同时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过了几个月,Alice前来找我,并向我诉说,如果不和我这位挚友分享她所拥有的宝贝,那就有点过意不去了。她所指的宝贝就是真理的福音。她当下立即向我传福音。我亦提出一些问题,尤其是关于真耶稣教会与其他基督教派的不同之处,而她亦不厌其烦地一一为我解答。

 

经过这次的交谈之后,我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也因此不再探讨有关宗教的事宜了。我依然还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深信我所膜拜的那些神灵真实地存在着。但是,Alice的话让我开始想说,或许耶稣也真实地存在着。无论如何,在2001年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各自在不同的学府继续深造而鲜少见面。

WhatsApp Image 2019-05-23 at 10.55.56 PM

敬拜一个不一样的神灵

 

其中一个原因导致我的家庭极其倚重佛教的神灵,只因当时候家庭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1994年,我的父亲因为被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欺骗而导致宣布破产。

 

因我父亲失业长达八年的时间,我的父母开始寻求佛教的神灵以慰藉心灵。就在这时,我的姑姑就介绍了一位源自日本的神明给我们一家人。

 

我对它的来源和习性一无所知。我只知道每逢向它膜拜时都要唸姑姑给我的一段经文。根据姑姑的说法,我们只管把心中所愿告诉这位神明,那么就能心想事成。

 

自此以后,我们家里所供奉的神台上就多了这个日本神明。我的父母当下全心全意地投靠这个神明,盼着当下艰难的家庭经济状况能够得以改善。然而在如此祈祷了一年以后,情况尚未得到改善,故此他们就不再膜拜这个日本神明了。 

 

相对之下,我的学业可说是一帆风顺。在2001年,我在高等教育文凭考试(Sijil Tinggi Persekolahan Malaysia),一个进入大马公立大学之前要通过的检定考试中取得极佳的成绩。此外,我亦获得一份奖学金让我能够在槟城理科大学继续深造。

 

我因此更依赖这位日本神明,并相信它能实现我所有的梦想。我从不间断地在每晚就寢之前必定向这位神明祈祷。 

 

在大学期间我依然膜拜着这位神明。当我发现我的其中一位室友遭遇一些家庭问题,我即把这位日本神明介绍给她,并期望她也能够得到它的祝福。但是这位室友却告诉我说,她早在新加坡兼职时就已经听闻有关神明之事迹。

 

我室友的叔叔虔诚膜拜此神明,并且事事称心如意。但有一天他的儿子忽然无缘无故地撒手人寰。

 

丧失爱儿对他而言可谓是椎心泣血,痛不欲生。故此,他就询问该宗教的负责人为何会遭遇此劫数。那位负责人直截了当回应他这事是出于公平的。既然神明给了他数之不尽的好处,因此它拿回一些回报亦是理所当然的。 

 

我感到万分惊讶,并开始质疑这位神明之可信度。我把心中的疑问向姑姑坦诚相告,但她却安抚我,并嘱咐我继续敬拜这位神明。 

 

与此同时,我的祖母证实患上结肠癌,并需接受手术治疗。我深爱我的祖母,也很担心这位神明会因为我所得到过的种种好处而以攫夺祖母的性命作为祝福的交换。我向我的小妹倾吐我的忧虑,她也是膜拜此神明的虔诚者,最终我俩决定停止膜拜这位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