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寻求的必寻见(中)


上篇谈及卢姐妹当初是如何透过她的一位来自真耶稣教会的朋友初认识真教会。但当初她对于真教会的认识尚浅,并且只是出于好奇心而想要一探究竟罢了。而在短暂的瞭解以后,她偶然接触并敬拜另一个日本神明。而在敬拜一段时间以后她才发现该神明并非真神,因而在信仰上再次陷入迷茫中… …

重回耶稣的怀抱

 

自2002年年末停止膜拜那个神明之后,我一时之间感到无所适从,亦不知应当敬拜哪一位神。

 

某日当我和Alice闲聊时,就把整件事的过程一五一十告诉她。她听了之后便告诉我说,真神是慷慨大方的,祂所赏赐的必不会向我们索回。身为造物主,万有都是本於祂、依靠祂、归於祂,祂无须与人计较得失。

 

她邀请我向主耶稣基督祷告,但我却婉拒她的好意。虽然我曾经跟她一同到教会去,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还是要忠心于我所膜拜的佛教神灵。但是她所谓慷慨的神一说法,却让我开始反复思想她所说的话。

 

过了一段时日,我终於作出抉择。那个日本神明实在令人畏之如虎。它能帮助我,但我却要因此而付出代价;而家人所持守的传统信仰——佛祖,似乎对我们的际遇爱莫能助。

 

相对之下,Alice似乎从她所敬拜的神那里领受了丰盛的恩典。我当时心想:倘若我尝试敬拜祂,或许我能因此蒙福。当下我就决定说试试也无妨。 

 

我就请教另一位来自真耶稣教会的朋友教我祷告的方法。从那天开始,我就只向耶稣祷告。我每晚就寝前向神祷告,亦开始感受到神的同在。我在那个学期中在班上考取最高分数,并获得现金500零吉作为奖励。那是我第一次怀著感恩的心说:“感谢主”。 

 

我亦开始查考真理,并致电邮询问Alice关於基督教的问题,以便能更深入地了解基督教。她不仅仅回答我的所有问题,甚至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一本圣经给我作为生日礼物。这份礼物实在是一份来得合时的礼物。我一直以来都希望拥有一本圣经,但却从未主动地去购买。 

Img2

 

我是在考试季节之际收到这本圣经的。每当在备考感到烦闷时,我就会阅读圣经。在圣经中的六十六本书卷里面,最为吸引我的是哥林多前书。那其中有很多宝贵的教训是我在之前的宗教中所学习不到的!我甚至兴致勃勃地邀请朋友们共读圣经。他们都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在临近大考之际,我宁愿选择阅读圣经,却把课堂笔记置之一旁。他们都认为我必是神经失常了! 

 

在自己研读圣经了一年之後,我告诉Alice我想去教会。她随即联络一位住在理大附近的信徒。

 

过后,在每个安息日都会有一位来自北海的弟兄送我去教会聚会,而另一位姐妹则送我回大学。我感到很愧疚,因为我的宿舍离教会甚远,但Alice却说他们十分乐意载我一程。

 

慢慢地,我开始觉得我每个星期六都要去教会聚会了。偶尔教会的信徒无暇接送,我会自行乘搭公车往返。我开始查考关於圣灵的道理,并对死亡感到恐惧,因为我知道没有圣灵就不能进天国。所以,我开始恳切地祈求圣灵。

 

我开始和一些其他基督教派的朋友们互相讨论信仰,因为我很好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地基督教派。经过一番论证之後,我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只有真耶稣教会所传的才是符合圣经的教训。

 

有一次,我跟随我的朋友到卫理公会的教会。我向她询问有关圣灵的事宜,岂知她竟回答说她完全不晓得那是什么一回事。我感到十分诧异,因为她读圣经肯定比我还多啊!

 

我想要翻开圣经告诉她经上记着有关圣灵的事迹,无奈我却不知道该翻开哪一本书卷。奇迹的是,当我一翻开圣经,恰好就翻到了使徒行传第二章,就是记着圣灵的事迹。当下的我感到十分欢喜!在请她读了以后,我就把真耶稣教会介绍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