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真神 重病得治


管秀莲姐妹以文字记录,述说她已故的母亲(张月英姐妹)如何认识真神,并蒙神医治重病。在信主以前濒临死亡边缘的她,蒙真神大恩的拯救,在信主以后因着信,不但得到灵性上的更新,更得到生命的延续。在信主以后的日子,蒙受大恩的她不断地向身边之人宣传神的恩典,热心为主作见证,直到蒙主恩召的那天… …

哈利路亞,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是管秀莲姐妹,來自雪兰莪州蒲种教会。今天我要作的见证是关于我母亲如何重病得治。我母亲是张月英姐妹(也是大家口中的管太太),是一位来自马來西亞森美兰州芙蓉教会的姐妹。 在她年轻时,她是一名安息日教会的信徒。后来因为嫁给一位不信主的丈夫,就停止去教会聚会了。每逢佳节,她都要准备祭拜的东西。她沒有跪拜,就叫当时还小的我们跟着她一起唸,一起敬拜祖先,以及屋子外的天神等等。可是另一方面,她却很喜欢讲主耶稣的故事給我们听,还教我们唱诗歌。我们几位兄妹们,虽然小时候沒有去过任何教堂,不过却很喜欢唱母亲所教的诗歌。我们曾经和邻居的小孩一同去神庙拜拜,看到众人排队等盖印,但是当时就已经很不喜欢那股浓浓的烧香味道。

 

一直到我十岁那年,母亲得了重病,需要常常到医院去进行治療。犹记得,当时还在小学四年级的我,因为要上補课,却沒有校车载送,因此母亲就会到学校去接我,尔后一同去中央医院陪她进行治療。以前家里贫穷,沒有自家汽车,所以去哪里都是得靠走路去等公车的。我记得那一年里,我随母亲去过很多次医院,每次她进去治療时,我就一个人在外面等。那时的我还小,不是很清楚她得了什么病,只知道她每次进去,都需要经历一个很痛苦的療程。有一次,她出來了,很失落地告诉我,医生说她好了,不必再上医院治療了。可是当她用不是很流利的马来语问医生,明明自己还沒医好,为何却让她不必去了呢?几个医生却是笑着说,“妳回去想吃什么就吃,不必再戒口了,开心就好”。母亲问说,是否自己快要死了?然而医生只是笑笑不语。

 

我母亲那时已经病得整个人很瘦弱。她的子宫有问题,里面又烂又痛,甚至严重得掉落体外。听到医生这样说,她觉得是时候该准备身后事了。她年轻时,在信主以前,曾和朋友们一起算命,当时就说她四十九岁那年会有一个大关,就看她是否能熬过去了。现在她真的患有严重的子宫炎,所以她更深信自己必然是活不久了。她回家之后,告訴了父亲,父亲听了以后也很担忧。那时我们的生活极其拮据。生病也只能去政府医院了,不用想说要去看私人医院以征询更多意见。眼下竟然连政府医院也不要医治母亲了,她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一样

001

父亲是个洋货推销员,他每个星期都会去一个名叫马口的小镇工作。有一次他因为母亲的病而神情忧伤,而他去推销商品的那间商店老板——罗弟兄,很关心地问他发生什么事,为何如此心烦。罗弟兄听了以后就跟父亲说不必担心,他介绍我们去信耶稣,必得平安喜乐。父亲回家告诉母亲这件事。母亲对于父亲让她去信耶稣一事感到十分惊奇,因为以前只要一讲起耶稣,父亲就会骂人,他说“稣稣稣”,害他买万字也輸掉,因为“稣”和“輸”同音。甚至家里放着的通“书”,他也要把它改叫通“贏”,可见他是非常地迷信。母亲说她年轻时去过教堂,因为太久没去了,所以现在都不太认识人了,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村里的人见母亲病得严重,就介绍她去问问观音。在面临绝望时,人往往什么都会想去尝试,因此母亲帶上我一同去拜观音。当时有个妇女在作乩,母亲叫我代她拿香跪着,所以我迄今仍然都还记得。说也奇怪,我们去求观音帮助,那个妇人却叫我们要去找耶稣,因为只有耶稣才能医治母亲。母亲听了后啧啧称奇,怎么叫我们去找耶稣了呢?回家后的当天晚上她告诉父亲,父亲就说,那就去找教会吧!后來我们就开始去教会聚会,跟著众会友一同唱诗祷告。去了几次也沒什么感觉,后来就沒再去了。爸爸想起罗弟兄曾经介绍过的真耶稣教会,就叫母亲去看看。当时芙蓉还沒有会堂,只在祈祷所(老信徒陈弟兄的家)聚会。我们和母亲去了几次,又偷懒不去了。

 

在1979年快到芙蓉教堂献堂礼时,陈雅各长老夫妇去到我们的家。他叫母亲要有信心,相信主会怜悯医治,因此母亲決定报名领受大水洗。那时母亲对主的信心还是不够,洗礼当天,她又头痛起來,拒绝下水洗礼,她怕会出什么事。长老娘及其他弟兄姐妹一同劝她不必害怕,要专心求主保佑,她才走下河里去接受洗礼。当天还有另一位老姐妹一同领受大水洗,她就是马口教会郑执事的母亲。神的恩典何其大!原本母亲头痛欲裂,可是在祷告以后,洗礼完毕上來之时,母亲当时就觉得整个人充滿欢乐,天空出奇的晴朗,之前忧心愁烦的感觉也一扫而空, 整个人变得轻盈快乐。

 

在洗礼后的日常生活里,母亲沒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同。就在几个星期之后,母亲才突然发现自己每次小便时,子宫不再掉出体外了,而她的身体状况也越來越好,方才明白是神医治了她。母亲蒙受了神的恩典,因此她很努力地向众人作见证,也带了很多人來信主。以前人家都以为母亲快病死了,却沒有想到信主后的母亲如同一个新生的人,我们全家也因此蒙福,过得平安快乐。感谢主!

 

在那之後还有很多见证,如母亲也患过甲状腺及生骨刺等等。还有更严重的是在1997年,当时母亲去看医生拿药吃,没想到却药物过敏,导致双眼几乎全盲,全身皮肤像被火灼伤般,喉咙嘴巴溃烂,手脚指甲脱落等,住院治療了五个星期,但神都让她得到医治痊癒。虽然在那以后患了眼疾,长期要点滴眼药水方可,可是母亲的眼睛仍然能够看得见,不必承受失明之苦已经是极大的恩典了。母亲一直活到2011年,在她八十岁时才安息主怀。

 

我母亲在信主后,到过很多间教堂去为主作见证,平时也常常向陌生人见证神的大能,这是我们后辈们所应当学习的精神。今天我以这一篇文字來为母亲再次见证神的恩典,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来认识这位伟大的神,早日接受並信靠真神。

 

下笔于2019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