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不懈祈求圣灵终必得着


在祈求了二十余年的岁月里面,纵使曾多次被圣灵感动,却始终未曾真正领受圣灵说方言。神的恩典与大爱临到了Linda姐妹的身上,曾拯救她脱离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事故,也曾治愈她那发高烧的孩子。她深深地体验到神在她身上的怜悯与恩典。因此,她不断地祈求圣灵,从未放弃过,即使是求了二十余年也仍然坚持努力不懈地祈求圣灵,最终神在祂的时间里,赏赐了宝贵的圣灵给她……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想要与大家分享的见证是有关我如何领受神所赐宝贵的圣灵。

 

我是来自八打灵再也教会的Linda Kong姊妹,原属怡保教会。孩提时期,我时常跟随祖母和母亲一起去教会。那是段美好的回忆。高中毕业后,我前往墨尔本深造。当时,那里没有真耶稣教会,所以我也无法参加聚会。不久,我便开始忽略了祷告。在那之后,我就迷失了。但,因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后来我又被寻回了。回国后,我已故的姐姐——Esther Kong女执事,说服我回到教会。起初,我并不愿意,因我为自己感到羞愧。神透过姐姐,一直不断地劝导来感动我。最后,我决定回到教会。我为此感到很喜乐,所以从那时开始,我便常参加聚会,享受听道理和唱赞美诗。当我看到及听到教会信徒领受圣灵时,我感觉很喜乐。我心里开始渴慕圣灵,却没有勇气在祷告时,到会堂前面去祈求圣灵。但,耶稣基督爱我。不久以后,凡是祷告祈求圣灵的时间,我都会自动地走到会堂前面去祷告。

 

我的渴慕从未间断,就这样持续祈求圣灵了多年。在这二十年左右的岁月里,我常常被圣灵感动。祈祷时, 我常感觉身体温热,泪水从脸颊流下,感觉上舌头似乎要跳动起来,但是却未曾发生。在一次灵恩会中,我非常认真地祈求圣灵。当我感觉身体温热、振动时,我大声地呼求主。坐在我身后的第二排,是我们已故的Ng Sau Pheng姊妹。祷告结束时,她走近我,告诉我说,她听到我的恳求和呼求。她说,神已垂听我的祷告,不要失望,因神有祂的时候。神所应许的,祂必守信及成就。她建议我说,不只在会堂里,在家里也要祷告。祷告时,要进入屋内,关上门,用心祷告,向主大声地呼求。最终,祂必赐予圣灵。我接受了她的建议。我怀着一颗渴慕圣灵的心继续祷告。

 

近这两年,我的健康状况不太好。我被诊断患上脊椎退化,腰椎间的第4腰椎和第5腰椎的神经根受压迫。结果是,我必须忍受坐骨神经痛。这种疼痛是难以忍受的,我无法行走,非常地沮丧。八打灵再也真耶稣教会的信徒们、郑长老和黄保罗执事都来探望我。我被他们的爱、关心和关怀所感动。我几乎崩溃,我告诉长执们,因未领受圣灵,如果我死了,一定会下地狱,为此我很害怕。此外,也告诉他们,我被圣灵感动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郑长老知道主是怜悯与信实的神,祂所应许的必照祂的时间成就。所以,他保证,我一定会领受圣灵的。另一次,郑多马执事来探望我。他知道我很担心,他说:“既然受圣灵是得救必备的,在去世前,神会把圣灵赐给那些已受洗的人。许多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在离世前才受圣灵,他们用灵言祷告”。听到这话,确实地,我感到很欣慰。

 

我等候主,继续认真和勤奋地祷告。祂的应许是真实的。我们怜悯的神,在2019年3月17日(特别的日子)赐予我祂宝贵的圣灵。3月17日(星期日)早上,我到教堂去参加早祷会。回到家时,觉得很累,所以我午休了一下。在下午3点左右,当我醒来时,突然有种迫切需要祷告的感觉。于是,关上房门后,我就开始祷告。这是一次很长时间的祷告,持续了一个小时。祷告时,我哭得很迫切。我全然诚实,用心祷告,为罪忏悔,祈求神怜悯和宽恕,恳切祈求圣灵。同时也告诉神,我知道祂有丰盛的怜悯,是为罪人而来。我也相信并知道祂深爱我,因为多次曾经历祂奇异的恩典。

001

多年前,祂曾将我从严重事故中拯救出来。在一次前往吉隆坡国际机场接我丈夫的路上,我因为是糖尿病患者,在用过一顿份量大的午餐后便感觉昏昏欲睡。当时天气极其炎热,阳光很刺眼。心中知道,自己可能会遇上一场意外。所以,我不停地祷告,祈求神的保守。在一瞬间,我睡着了,汽车失去控制,撞上远处的标志杆,掉进了溪谷。我当下立即醒过来,奇秒的是,我似乎没感觉害怕,因为我感到车子是在我的掌控之下。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帮我驾驶一样,车子像飞机那样向下滑翔,平稳降落。我们那位最有丰盛怜悯的神,差派天使来帮助和指引我。车子最终落在安全的地方。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车子也没事,甚至没有划痕或凹痕。大约五分钟后,来了辆巡逻车,用叉车,把我的车抬起。善良的巡警拨电话通知我的丈夫说我遇上了事故。大约二十分钟后,丈夫就把我的车开了回家。感赞美谢主的怜悯和爱!

 

我实在体验到很多从我们神来的奇异恩典。在我儿子12岁那年,他曾一度发高烧,是神治愈了他。当时儿子在学校参加露营,回家之后就开始发高烧(42.2℃)。那时,我们立即把他送去Assunta医院。医生立刻给他洗冰浴,然后就叫我们好好地照顾他。我跪下不停地祷告,祈求神救我儿子。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早上,他的体温下降了。仅仅住院两天,他就可以回家了。的确,我们的神是怜悯信实的。荣耀、颂赞、尊荣都归于祂的圣名,从今直到永远。

 

我问神,为何不赐予我圣灵,我已经等候很久了,也感觉很孤单和害怕,可否尽快赐给我圣灵?祷告接近结束时,我强烈地感觉到,身体有股热流,舌头有跳动,身体也开始振动。我心想,神终于赐予我圣灵了。我向神祈求确据,问神:你若真赐予我圣灵,可否给我一个提示?或许可以向我按手,或许让我看见异象,或者面对面见主耶稣基督。然而,这些都没发生。但,我的舌头不停地跳动,而且越来越快,我的手剧烈地震动。这状态大概持续了十分钟,我就结束祷告。但是,这一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隔天,我决定致电给我姐姐,她是Prisilla Kong女执事,属澳大利亚的悉尼教会。我告诉她关于昨天的经历。我姐姐兴奋地说:“是的,是的,Linda,你确实领受了宝贵的圣灵! 不要害怕,让八打灵再也教会的长执们知道。继续到会堂前祷告,不要疑惑。”她说,自从我告诉她我渴慕得着救恩和圣灵的那天起,她就开始日夜为我祷告。她的祷告方式如下:愿你赐圣灵于我妹妹。她是属八打灵再也教会的Linda Kong。她真渴望你的救恩,你的灵将赐她勇气,经历人生的磨难和痛苦。她也告诉我,在家要祷告,并坚持信仰,毫无疑惑地继续在灵里祷告。

 

因此,在下一个星期六,我就走到会堂前面去祷告,让郑安德烈长老来确认我是否领受了圣灵。郑长老说:“未肯定”(意思是还不确定)。他鼓励我要继续恒切祷告,过不多时,祂必定赐我圣灵。我差点哭了出来,但还是忍住了。当我回到家后,我悲痛地哭了。我心里很困惑,因为我曾经听过,也阅读过,知道说,当一个人的舌头跳动,那就是得圣灵的征兆,而有圣灵了才懂得说灵言。我继续认真和勤奋地祷告。在下一个星期五的晚间聚会,我像往常一样,到会堂前面去祷告。再一次地,我感受到那股热流,身体震动,眼泪从脸颊流下。聚会完毕后,郑多马执事在台上宣布,经由其他两位执事确认,我确实领受了圣灵。我喜极而泣,心里感谢神。弟兄姊妹及执事们都为我感到高兴。我感谢并赞美神的怜悯、爱和恩惠。当我抵达家时,再次地祷告,感谢神那奇异的恩典和爱。哈利路亚,阿们!

 

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