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主得以脱离手术风险


在经历了两次风险颇高的手术中,刘姐妹深深地体验到是神大能的手医治并看顾着她。在手术成功率只有一半的手术中,藉着祷告与祈求,神使她挺了过来;在医生也束手无策的情况之下,神使她的身体自己痊愈过来,好让医生能够为她进行恢复通过肛门排便的手术,而在手术之后她身体复原的速度也令医生倍感惊讶。这种种的经历都是因着信心,靠着全能的救主方能成就……

奉主耶稣圣名做见证,我是八打灵教会的刘凤英姐妹。

 

肚子手术,大动脉出血

1994年,我感到肚子不舒服,就到医院去检查。结果发现肚子里有许多葡萄状的颗粒,医生说必须动手术切除颗粒。手术开始时,一打开肚子,只见整个肚子都是满满葡萄状的颗粒。在切除的过程中,不幸大动脉被割破,以致流血不止(大动脉出血基本上一分钟就会休克,最多不到五分钟就会死亡)。面临这个突发状况,手术被迫马上停止,当时医生就往我肚子里塞满了一堆棉花用来止血,然后缝上肚皮,再送进加护病房去观察情况。医院方面马上联络了我的家人,且告知说,棉花只能起到暂时性的止血功能,第二天必须马上再次动手术取出,至于能不能完全止血却是个未知数,也就是说这次的手术成功率只有一半。这个时候只有交托和依靠真神,并请求教会同灵们一起代祷,求主怜悯!

 

隔天早上,医生来见我,他一脸沉重地对我说,今天必须要动手术了,这次的手术风险相当高,但是取出肚子里的棉花,并查看内部的状况是当务之急的事。他问我是否同意进行这次的手术,说着说着,我的眼泪都不禁流了下来。感谢神,当时的我内心却异常平静,我已经完全交托给神了。我当下同意进行这一次的手术。

 

手术前,神藉着护士们给予我满满的爱。她们一大早就帮我清洗干净,也不断地给予我一些鼓励性的话语。

 

这一次的手术动用了多位医生,我内心无比惧怕,心里不断地默祷。我心想:我的孩子尚小,需要我的照顾。我迫切地祈求神留下我的性命。这时,医生手里拿着一支特别粗大的针筒,对我说现在要给我注射麻醉剂了,让我安心地休息。他再次地问我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我说:“没有,就交给你们了。”

 

注射麻醉剂期间,我不断地祷告,求神藉着这些医生的手来医治我。接着,我就昏迷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以后,我醒了过来。我流下了喜乐的眼泪,感谢神,我还活着!不过还未度过危险期。当时护士不断地摇醒我,确保我在清醒的状态,不让我睡着。当时我还有点儿生气。后来才发现原来她们的用意是不要让我昏睡过去,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不一会儿,我感到又冷又痛。医生说我有反应了,就代表我终于度过了危险期。这一切都感谢神的恩典!

Sis Low Hoon Eng 002

大肠手术

 

大约在两年之后,我再次感到身体不舒服,便到医院去做检查,发现在大肠处长了颗粒状块。医生怀疑我罹患大肠癌,于是割除一部分的肠子做活体组织切片检查,检验结果为良性,我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必须切除部分长了颗粒状块的大肠。

 

但是问题来了,由于医生切除了大肠的一部分,我的排泄出口就由原本的肛门处改放在腹部侧边上,也称为“肠造口”。那段时间我必须整天佩戴着排泄袋,来收集排泄物,吃喝拉撒都从排泄袋排出来,非常痛苦。再加上我的皮肤特别敏感,不到一个月就引起了严重的皮肤溃烂。

 

医生对这大肠重新纳回肛门处的手术(也就是恢复通过肛门排便)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因此他建议我在修养三个月后才返回医院做检查,届时才决定是否能进行手术。

 

我每天向神祷告,祈求神的帮助。三个月后,返回医院做检查,医生说仍然没办法做大肠重新纳回肛门手术。我听了非常难过,不过仍然不放弃祷告。直到有一个晚上,突然,我的肚子绞痛,肛门处有种想要排便的感觉。奇妙的是,进了厕所我竟然可以用肛门来排泄。后来再次回到医院做检查,告诉了医生此事,医生听了也觉得太不可思议。按照常理来说,当时佩戴着排泄袋,根本不可能接到肛门来排便和排尿的。我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医生就问我是不是基督徒,我说是的,医生说真是感谢神。医生说既然肛门可以排便,他就尝试给我进行大肠重新纳回肛门手术 。

 

当时家里的两个小孩尚在求学,家境拮据的我面临着庞大手术费的问题。我继续迫切祷告,祈求神的帮助。过后我向医生求情,问可否降低费用。医生说手术费其实不算多,真正的负担是住院的费用。如果手术后我的情况良好,就可以立即出院,这样就可以省下不少费用。就这样进行了手术,手术后的第二天早上,医生来察问我大小便的情况如何,我高兴地回答说,排泄不但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胃口也特别好。

 

医生没料到我的恢复状态竟然如此良好,他显得有点儿难以置信。到了下午,医生再次来巡房,他告诉我隔天就可以出院了。接着,当我女儿去结算费用时,发现原本马币七至八千令吉以内的费用,现在居然只需缴付马币一千八百令吉,真是感谢神。出院后,我的起居生活一切也恢复正常。

 

感谢神的怜悯与恩典。我深知,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所以祂伸出大能的慈手,亲自医治了我,使我免去了肉体上的痛苦,并且让我在短时间内在手术以后复原。在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状况下,也只有全能的天地之主宰能够医治我。我们所敬拜的真神就是一位全能的真神,祂是真实的、永在的,且是垂听呼求并怜悯人的神!

 

见证到此,愿一切荣耀都归给天上的主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