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蒙神所眷顾和爱怜的孩子 —— 张玉晶姐妹


还孕育在母胎中的张姐妹就已经蒙神拯救,在母亲身陷困境的时候仍然平安无事,尔后平安健康地出生。不但如此,在她自己生育三个孩子的过程中也频频领受到神诸多保守和看顾,以至于孩子们都得蒙祝福,健康长大成人。在经历好几次的流产之后,神依然看顾张姐妹,让她可以顺利地生下次女和三女。次女更是在经历了三次窒息的危难之后仍然蒙受神的恩典和看顾,不但没有因脑部多次缺氧而影响发育,甚至是健康平安、满有智慧地长大成人了。从这点点滴滴的真实经历来看,神的恩典和福气一直环绕在张姐妹的家中,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做见证。

我是来自加影教会的张玉晶姐妹。我出生于1956年,受洗于1957年。我自小就跟着母亲和姐姐哥哥们到教会去敬拜神。我们家的信仰是由外公所传承下来,至今我已是家族中的第三代信徒。

当我还在母胎里时,就已经得蒙主的保守与眷顾。还记得当时,我母亲是一名割胶工人。每天天还未亮,她就要骑着自行车到橡胶园去割树胶。身体虚弱的母亲虽然已经怀胎八个月,但为了养家糊口,不得已只好顶着大肚子去工作。

一天清晨,当大腹便便的母亲骑着自行车经过一条小河上的木板桥时,一个不小心,连人带车地掉进河里,沉重的自行车还压在了她的肚子上。当时的情况,如今回想起来仍然令人心惊胆跳。感谢主,就犹如主耶稣派了守护天使来一样,在场的一位男同事看见此景,马上跳下河去把自行车拿开,并扶我的母亲起来,急急忙忙地送她去医院检查。感谢主的大爱,虽然母亲身体虚弱,但是腹中的胎儿却平安无事。主耶稣的大爱使我在那不久之后就平安健康地来到世上了。

我母亲生养了十个儿女。我排行第六,上有三位姐姐和两位哥哥,下有四位弟弟。我在念完小学三年级后便辍学了。原因是我的两位大姐相继结婚了,母亲顿时少了两个好帮手,家里的经济状况又陷入窘境了。当时的四位弟弟还在上学,我便征求母亲的同意让我辍学去打工以帮补家计。母亲迫于无奈地答应了,因此十一岁的我便离开家,到其他人家中当家庭帮佣。一直到弟弟们念完中学后,我才辞掉女佣的工作回家去。

感谢主的慈爱、怜悯和看顾,把我安排到了一间成衣厂去学裁剪。虽然我的学历低,可是主赐给我聪明、智慧,再加上自身的努力,不久之后我就成了一名裁剪师,后来甚至还可以跟其他同事们一起学会了用电脑作服装排料图。这些都是因着主耶稣的帮助和看顾,赐给我一份安定的职业。

1980年,我和曾金强弟兄结婚。他在教会是一位热心事奉的青年。婚后我俩也一起做圣工。1982年生了长女——美意,之后怀过两胎却不幸流产。直到1987年我又怀上次女,最初时也有流产的迹象,经过祷告和打安胎针后,也平安地生下了第二个女儿。

Chong Yoke Chin - Testimony2 - 001

在坐月哺乳期间,我因感冒咳嗽而传染了给孩子。一天早上,婆婆在帮孩子洗澡后,孩子突然间窒息,脸色发紫。当时婆婆吓得不知所措,我便立马想到主耶稣是全能的大医生,马上抱着女儿跪下祷告,祈求主的帮助。婆婆和大女儿也一起跪下迫切地痛哭祷告。不久后,孩子便哇哇大哭,我心中满怀感谢,这才结束了祷告。这事以后,也没立即带着孩子去看医生。直到晚上,家里只剩下我和孩子,丈夫和公公婆婆都到教会去守安息日晚间聚会。就在晚上八时许,在我给孩子喂奶时,她被奶呛到,突然窒息了,我马上又抱着孩子跪下祷告。过了五分钟之久,孩子依然没有反应。我心里着急起来,马上打电话到教会去,告知状况后请所有同灵帮忙代祷。长执接到通知后便马上跪下代祷,聚会也因此中断,大家都赶到我的家来。大家同心痛哭恳求,天父怜悯垂听了我们的祷告,就在十分钟过后,孩子竟然放声大哭了。

长执和同灵们都很高兴地归荣耀和赞美于神。由于孩子第二次窒息的时间已超过三十分钟,在这既开心又害怕的心情之下,我请求长执在隔天就让我孩子受洗。我要把她的生命交给主耶稣,长执便答应了。当晚,我和丈夫带孩子去给儿科医生检查,医生在检查之后发现孩子的肺部积满了痰液,情况不乐观,要赶紧入院就医。我听了后,心情很平静地告诉医生说:“我是基督徒,我明天带孩子去受洗之后才办入院手续,可以吗?”医生听后一脸不满地说:“我自己也是基督徒啊,可是这孩子已经缺氧超过三十分钟了,担心会影响脑部发育,恐怕以后会变成白痴的。”可是,我依然坚定己见,一定要先把孩子的生命交给主耶稣。医生只好无奈答应,给了我一封医疗报告,让我隔天一定要带孩子入院做深入的检查。

感谢主,到了安息日早上,全家人就带着孩子到小河去洗礼。还记得当时婆婆害怕孩子会因为浸入那么冷的河水里而再次病发,我却告诉她说:“生命在神的手里,不必害怕。”因着主耶稣的大爱,我孩子平安顺利地归入主的名下,回到教会去领受洗脚礼和圣餐礼后就马上带孩子入院去了。入住了医院后,由于有前车之鉴,我便小心翼翼地喂孩子喝奶。有一位护士走了过来,看到我喂奶的动作太慢了,就执意把孩子抢过去帮我喂奶。没想到她刚开始喂,孩子又被奶呛到再次窒息了。那位护士当下吓得赶紧抱着孩子送到急症室去抢救,可是我却不能进去,只好在外面祷告,也去找公共电话拨电回家要求家人代祷。等我回到急症室门口时,另一位护士就抱着孩子从里头走了出来,把孩子放在我的怀里说:“没事了,要好好照顾她。”

感谢主,孩子在三次窒息的危难中都得蒙神拯救。之前去看诊的那位儿科医生也很有爱心,特意抽空到中央医院来探望我们,也帮忙了解孩子的情况。他告诉我这孩子真是神所看顾的,她一切正常,脑部缺氧也没有变成白痴。我听了很受安慰,将一切荣耀归给天上的真神。

孩子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后就康复出院了。这孩子原本被取名为“曾美恬”,但是我二哥张约瑟传道说:“这孩子本来会变成白痴,但蒙神所怜悯,如今一切正常,应该叫“曾盈慧”,寓意为:【主的恩典充盈,保守她的智慧】。感谢主,这孩子在那以后平安健康地长大,现在也担任了教会的青年班负责人。我常常提醒盈慧说,她的生命是神所赏赐的。

到了1989年,我又怀上一胎,但是在第三个月又不幸流产了。我深知一切都有神的美意。直到1991年,我平安顺利地生下了三女——美祈。感谢主的爱与恩典常常与我们同在。愿主继续引领并保守我们走在天国的道路上,将来得以亲见主面。

愿一切荣耀、颂赞、尊贵、权柄都归给天上的父神。阿们!

Chong Yoke Chin - Testimony2 - 002